新闻资讯 /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传真:0576-12345678

电话:0576-12345678

邮箱:web@xxxxxx.com

地址: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县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资讯

赛艇总结:赛艇皮划艇被寄予厚望 伦敦仅获一银

发布时间:2020-01-13 15:17:12 来源:头头-头头体育网址-头头娱乐 所属类别:新闻中心

  在伦敦奥运会上,带着希望出征的中国赛艇队和皮划艇队最终只收获了一枚银牌。

  想想四年前的北京奥运会,女子四人双桨实现中国赛艇奥运金牌零的突破,杨文军和孟关良则延续了皮划艇在雅典奥运会创造的辉煌。相比之下,赛艇仅有一枚银牌入账,皮划艇更是“全军覆没”的战绩的确有些不尽如人意。

  不过在率队出征伦敦奥运会的水上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王渡看来,水上项目在伦敦奥运会上的表现和成绩,与中国队现在整体的实际情况还是基本相符的。

  谈起伦敦奥运会,水上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王渡告诉记者:“从备战的情况来看,从管理人员到教练员、运动员,都尽了最大的努力,备战效果从整体来看还是不错的。比赛的成绩和原来的预期基本吻合。但是在有些项目上,我们是有些遗憾的,这也反映出我们现在对这个项目规律的认识和训练理念还存在一些问题。”

  王渡所说的遗憾,主要指的就是女子双人皮艇500米的比赛,代表中国队出战的周玉和吴亚男这对组合,赛前被看做是冲击奖牌的热门,但是最终只拿了个第四。

  皮划艇队副领队田中此前对自己的这两名徒弟更是有信心。在出征之前,田中曾把这两人的参赛项目列为皮划艇队争夺奖牌的重点。“她们的优点是比较稳定,从训练来看,这对组合在技术上比较理想,所以稳定性很好,最终没能取得奖牌有些可惜了。”田中遗憾地说。

  最终与奖牌擦身而过,主要还是因为两人的经验不足,“按照她们的实力,拿一块牌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两个人都比较年轻,都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又是第一次配对,在比赛当中对于教练员的部署的执行力不够,造成前250米落后得多了一点,与计划战略的误差大了点,后程再追就来不及了。因为比赛经验不足,造成失误而没有拿到奖牌,很遗憾。”直到现在,回忆起伦敦奥运会的那一幕,王渡仍记忆犹新。

  在目前的奥运会项目上,皮划艇对运动员的力量要求很高。因为桨是没有固定支点的,在划的过程中要克服桨的摆动,同时要获得最大的向前的力量,这就要求皮划艇运动员的有氧能力很扎实。

  一直在队中负责科研的田中表示,“以前的技术分析就是看看录像,但是动作是看得见的,力量分析这方面却是肉眼看不见的,所以我们利用更多的科研手段,效果还是不错的。皮划艇这项运动技术性很强,一是体能,二是技术。现在国家队运用的方法正是要把这二者很好地结合在一起。”

  在中国皮划艇队备战2008北京奥运会的周期中,曾经请到过两名外教支援队伍训练,一名是来自德国的约瑟夫,另一名就是波兰的马克。两人走后,给中国皮划艇队留下了一笔宝贵财富。

  王渡告诉记者,约瑟夫有氧训练的基础非常好,周期性计划和总计划的衔接很合理,训练当中的评价监督体系非常合理,就是所谓的科学训练,用生理生化指标监督运动员的身体反应、检测和评价训练效果;马克则擅长大运动量、大力量和高强度的训练,这些对运动员提高无氧比赛状态是必须的。直到现在,皮划艇队也在继承他俩的训练方法。

  “我觉得这非常适合目前中国人的特点,我们的教练员在整体把握上还是不错的。”王渡表示。

  和皮划艇队一样,赛艇队的训练也非常注重科研。科学的训练方法已经渗透到了赛艇队日常的训练当中。但是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赛艇队的训练存在一个相当大的短板,就是在赛前训练和状态调整方面仍存在差距。

  在伦敦奥运会赛艇女子四人双桨的比赛中,中国组合不但未能卫冕,甚至无缘奖牌。领军队员金紫薇坦言:“我本来以为我们练得和四年前差不多了,挺有信心的,想在这次比赛中再创造一个奇迹。没有想到对手的实力会这么强,大家已经尽力了,但差距还是很大。”

  要想解决目前赛艇和皮划艇存在的问题,对教练员们的要求非常高。王渡认为,目前从整体来讲,我们的教练员水平还不能满足这个项目的发展要求。

  “我们的教练员大多是从运动员退下来的,有实战经验,但缺乏理论知识,缺乏对这个项目的文化和理念的研究。这样在训练中把握项目规律的难度就会加大,训练质量和赛前调整能力差,都和这个有一定关系。”王渡说。

  针对这种情况,王渡透露,未来遇到运动员退役之后转型当教练,中心会考虑先把他送到体育院校里补充专业知识和文化知识,再到教练员的工作岗位上。

  水上项目看上去很简单,好像一个周期性项目,似乎仅仅是一个动作的重复,但是里面的科技含量是非常高的。涉及到流体力学、生理生化指标,还有很多学科。

  “赛艇皮划艇这个东西,简单地看可以随便玩儿,但是想玩儿好,没有文化和理论的支撑是不可能的。比如我的桨出水之后落点在哪里、在水下的深度是多少,这个都是有研究的。”王渡说。

  中国皮划艇队一向重视科学研究,备战和出征伦敦奥运会的副领队田中便是一名科研训练的好手。他是一名博士。

  在备战伦敦奥运会的时候,田中也尽力让自己的特长发挥最大作用。“我们借鉴了国外皮划艇先进国家的训练方法,拿过来改良了一下,综合运用。”田中说。

  不过像田中这样高学历的人士,在目前这个项目中还是很稀有的,这样的人才也是最急需的。

  在水上项目的先进国家中,训练和备战基本都有了一个相对固定的模式。田中向记者介绍道:“我们和国外有一定差别,首先我们在自然条件上和国外就不同,像赛艇皮划艇,国外运动员基本上都是从六七岁接触这个项目,慢慢成长为专业选手,社会上的俱乐部也很多。我们现有的队员大部分还是转项过来的,基本都是从十三四岁才开始练,这就决定了对水的认识、对水的感觉建立比较晚。”

  王渡表示,中国的赛艇和皮划艇要想真正和欧美人平起平坐分享金牌,还是需要一个过程。

  王渡认为,中国赛艇和皮划艇的基础训练水平和质量还不高,很多运动员都是到国家队以后还需要改进和强化基础的东西,这个对于欧洲的水上项目来说是不可能的,“这都给我们最后去冲刺奥运会带来很大的问题,这是我们和国外存在很大差别的方面。”

  或许正是这种差距,才造成了伦敦奥运会上一金未得的遗憾。水上中心和赛艇皮划艇队在奥运会后都进行了认真的总结,希望所有的遗憾都能在里约奥运会上得到弥补。

  王渡表示,在备战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周期中,如果不出意外,周玉和吴亚男等选手仍会是中国队的重点队员,“这当然还要看队员后面的发展,要看队员自身的身体情况。”

  年轻的周玉则表示,虽然自己也对无缘伦敦奥运会奖牌感到遗憾,但她和搭档已经把遗憾化作了对下一届奥运会的憧憬。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